目前日期文章:200912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• Dec 14 Mon 2009 07:22
  • 女孩

  環顧四周,我回到了一年多前的那個場景,還記得我剛剛明明站在大馬路上。

  我那時,也可以說這時,站在這片森林的中心吧,我想,因為我總覺得太陽就在我的正上方,似乎它就是會一直照射著森林的中心似的。我面臨一個岔路,就像讀到鄭愁予的《賦別》一樣,「我不錯入金果的園林,卻誤入維特的墓地......」,國中讀到這課的時候,背景的插畫便是一個少年走在森林面對著岔路而做選擇,跟我那時,也是這時的情景好相似。到底這岔路的盡頭,真的就是園林或墓地嗎?我不敢想這麼多,我只是得趕快在這裡做出一個選擇,我還要穿越這片森林,看著太陽的樣子,我才走了一半。

  「曾經,是你給了我我不曾有過的東西。」

  我還是站在這個岔路,其實我嘗試著走左邊的路,大概踏了五百步左右才發現周遭好像安靜過了頭,我只能急忙的退回岔路口。其實我也嘗試著走右邊的路,剛走進去不禁和左邊的路比較看看,還是有鳥和蟲的聲音,也有風聲,該死的左邊的路連個風聲都沒有。不過又深入了一點,發現路越來越不好走,腳已經起水泡到幾乎不能行走,我只好又退回岔路口,還好這次穿越森林,我帶著足夠的傷藥。

  「曾經,在那個害羞的小女生心中,多了一樣她不曾有的東西。」

  「嗯?什麼聲音?」我望了望四周,依稀聽到一個人在說話的聲音,很微弱的聲音。我坐在樹叢旁,心裡還是苦惱著該走哪邊比較重要,是不是寧願吃苦也不要走一個完全不知道命運的路呢?我看著滿是水泡的腳底,又發現可能無法堅持著走過右邊的路。突然想起,那時,也就是一年多後的一年多前,我選擇了哪邊呢?極力的回想,明明在同一個時空,但在一個人的精神世界裡卻隔著將近四百個日子的記憶。

  「多了勇氣,讓小女生感覺彷彿什麼都做得到。」

  這句話音量漸漸大了起來,一個字比一個字聽的更明顯,為什麼右邊的路會傳來這樣的聲音?那時,似乎也沒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吧?或許我應該走右邊的路,然後就可以遇到這個說話的女生,不過她說得好像故事的感覺,總之可以問她到底該怎麼出去。事情決定了就輕鬆了許多,不過也漸漸開始回想,到底我為什麼會突然跳躍了四百個日子到了這裡,這是一件多麼不尋常的事情,就好像我們總是會說「天要下紅雨」之類的話。

  「為什麼要追求一段過去呢?不要逃避現實,正視你自己,我希望看見你無懼的光采。」

  我在逃避?我似乎是在左邊的路碰了壁吧,我也忘了那時走過右邊的路,有沒有遇見那個發聲的女孩,奇怪的是,這明明就只是一年多前的日子,我現在連我三歲的時候,撞破家裡落地窗的事情都還記得。那是一件糗事了,只因為母親不想帶著我去市場,我只好直接撞破落地窗以示抗議,現在右眼眉毛下面還留著疤呢!相隔十七年的事情,都還歷歷在目,甚至玻璃的破碎聲跟媽媽驚訝又帶點自責的表情都還印在心裡,怎麼一個離我這麼近的事情會忘卻,而且一個年輕人走在莫大的森林裡尋找出口,也不是一件稀鬆平常、時有耳聞的事情。我忘光光了,不過這個聲音似乎希望我選擇左邊的路,但我還是一直望著右邊路的盡頭,希望至少能探探看有沒有那個女孩的身影,等了許久,卻毫無動靜。「走左邊吧!」我暗自嘆了口氣。

  「我們是很好很好的朋友。」

  這時,我已經踏上了離開的路,走在左邊的小徑,讓我驚訝的是,一切都非常正常,有鳥和蟲的聲音,也有風聲。「勇氣!」,藏在雙腿邊的手,慢慢的攢緊拳頭,突然又想起我得趕在太陽下山之前走出森林,抬頭一看,太陽終於不是在正上方了。

  「哪怕你又走回這個岔路口,我也會陪你聊天。」 

nanmad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  • Dec 09 Wed 2009 00:42
  • 兩個

  坐在院子前的板凳,我靜靜的瞧著天空,好像等待著一件重要的事情發生。

  「你在等著什麼的樣子?」他悄悄的走到我背後。

  「聽說今天是X彗星掃過地球的日子,它的尾巴會帶來看不完的流星雨喔。」我查過百科全書的,X彗星繞行太陽系的週期是55年,意思是說在我75歲的時候還可以再看到一次,所以我並不用坐在這邊挨著蚊子叮,等著流星雨,就當我老的那天,皮皺皮皺的不怕蚊子叮,再來看還比較恰當。「這是55年才能看到一次的流星雨喔,所以很難得呢!」我再度打起精神跟他說明這件「重要的事情」。

  「那X彗星是什麼東西?」

  「這麼嘛…就是一些冰晶塵埃組成的東西,重要的是尾巴會有很多屑屑狀的東西,流星雨就是這個造成的。」

  他也跟著我抬頭望向天空,今天的天空沒有什麼雲,可能是我的錯覺,月亮亮的有點刺眼,可能在地球另一端的太陽也很猛烈的照著月亮,讓她盡情的反射光線。小時候,父親就對我說過:「月亮就像一面永遠擦不乾淨的鏡子。」但是父親忘記一點了,月亮不永遠都是圓的,但是那時候看著他詩性大興的樣子,也不好意思提醒。

  我嘗試著靠著柱子,解決我背已經開始酸的事實,不過為了等一個55年後還看得到的流星雨值得嗎?他一直拄著下巴,眼睛巴眨巴眨地、持續不斷地、有恆心地看著天空,深怕錯過任何一顆尾巴掉落的星星。我沒注意時間,不過依照大腦命令嘴巴開始狂打哈欠的指令來推測,現在應該接近午夜了,我就這樣和他坐在院子看了四個小時的天空。

  「你…這樣不無聊嗎?已經過四個小時了,其實我有點想回房間睡覺了。」我準備起身,卻發現曲了四個小時的腿已經僵化,只好又把屁股放下,慢慢的按摩。「媽呀!不就流星雨嗎?沒事把自己搞得這麼累。」我暗自嘀咕。

  「不會阿,你不是一直跟我聊天嗎?而且55年一次呢,難得有人告訴我55年一次的流星雨,我之前只有聽說75年一次的Y彗星。」

  「我今天打的蚊子都比我跟你說的話還多了…」按摩好了雙腿的肌肉,我壓了壓膝蓋,嘗試著讓關節再舒服一點。「你說75年的Y彗星,是什麼時候經過地球的啊?」

  「好像是前年吧…」

  一個55年,一個75年,中間相差兩年,那下一次什麼時候會相遇呢?55跟75的最小公倍數是…算了,我從小數學就不是很好,反正不管什麼時候相遇,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會讓我被蚊子叮滿紅豆皰、腰酸背痛、還得花時間按摩雙腿的一天罷了。

  「那你說它今晚會不會出現?那個X彗星。」他還是很興奮的坐在板凳上。

  「看樣子應該不會了吧,新聞說X彗星出現的時候是18時到22時,現在都已經24時了,我想X彗星逃跑了吧,畢竟它可是有支飛天掃帚呢!」我已經起身,拎著板凳開了門。「要不要進來,剩你一個人了喔。」


  「不,我相信X彗星一定會出現的。」

  「那你就等吧!」進了門的我,背向了那一片黑暗。而他,仍在尋找他所期待的「重要的事情」。

nanmad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• Dec 04 Fri 2009 07:45
  • 假寐

雙眼凝視著天花板

我用棉被遮蓋我茫然的臉

什麼都不想




有人說要透過忙碌來讓自己忘卻心中的感覺

其實完全不做任何事也可以什麼都不會想到

不會讓思緒在腦中轉阿轉

我一絲絲的將它們暫且抽離我的世界

塞給自己飽滿的音符




轉過身後忍不住閉上雙眼

我在夢裡假裝我睡著了

nanmad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• Dec 01 Tue 2009 05:59
  • 拉走

時間會拉走了一切可以拉走的東西

它帶走停留在這條軸線上的種種

只是早晚




念頭是萌生在腦海裡

時間穿梭各處

而想念總有一天會被時間慢慢的帶離

這不叫作忘記

是隱隱的包覆成一顆種子種在難以發芽的土壤裡




我看得見抽離的那一部分

那個我不放手也會被悄悄拉走的部分

nanmad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