環顧四周,我回到了一年多前的那個場景,還記得我剛剛明明站在大馬路上。

  我那時,也可以說這時,站在這片森林的中心吧,我想,因為我總覺得太陽就在我的正上方,似乎它就是會一直照射著森林的中心似的。我面臨一個岔路,就像讀到鄭愁予的《賦別》一樣,「我不錯入金果的園林,卻誤入維特的墓地......」,國中讀到這課的時候,背景的插畫便是一個少年走在森林面對著岔路而做選擇,跟我那時,也是這時的情景好相似。到底這岔路的盡頭,真的就是園林或墓地嗎?我不敢想這麼多,我只是得趕快在這裡做出一個選擇,我還要穿越這片森林,看著太陽的樣子,我才走了一半。

  「曾經,是你給了我我不曾有過的東西。」

  我還是站在這個岔路,其實我嘗試著走左邊的路,大概踏了五百步左右才發現周遭好像安靜過了頭,我只能急忙的退回岔路口。其實我也嘗試著走右邊的路,剛走進去不禁和左邊的路比較看看,還是有鳥和蟲的聲音,也有風聲,該死的左邊的路連個風聲都沒有。不過又深入了一點,發現路越來越不好走,腳已經起水泡到幾乎不能行走,我只好又退回岔路口,還好這次穿越森林,我帶著足夠的傷藥。

  「曾經,在那個害羞的小女生心中,多了一樣她不曾有的東西。」

  「嗯?什麼聲音?」我望了望四周,依稀聽到一個人在說話的聲音,很微弱的聲音。我坐在樹叢旁,心裡還是苦惱著該走哪邊比較重要,是不是寧願吃苦也不要走一個完全不知道命運的路呢?我看著滿是水泡的腳底,又發現可能無法堅持著走過右邊的路。突然想起,那時,也就是一年多後的一年多前,我選擇了哪邊呢?極力的回想,明明在同一個時空,但在一個人的精神世界裡卻隔著將近四百個日子的記憶。

  「多了勇氣,讓小女生感覺彷彿什麼都做得到。」

  這句話音量漸漸大了起來,一個字比一個字聽的更明顯,為什麼右邊的路會傳來這樣的聲音?那時,似乎也沒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吧?或許我應該走右邊的路,然後就可以遇到這個說話的女生,不過她說得好像故事的感覺,總之可以問她到底該怎麼出去。事情決定了就輕鬆了許多,不過也漸漸開始回想,到底我為什麼會突然跳躍了四百個日子到了這裡,這是一件多麼不尋常的事情,就好像我們總是會說「天要下紅雨」之類的話。

  「為什麼要追求一段過去呢?不要逃避現實,正視你自己,我希望看見你無懼的光采。」

  我在逃避?我似乎是在左邊的路碰了壁吧,我也忘了那時走過右邊的路,有沒有遇見那個發聲的女孩,奇怪的是,這明明就只是一年多前的日子,我現在連我三歲的時候,撞破家裡落地窗的事情都還記得。那是一件糗事了,只因為母親不想帶著我去市場,我只好直接撞破落地窗以示抗議,現在右眼眉毛下面還留著疤呢!相隔十七年的事情,都還歷歷在目,甚至玻璃的破碎聲跟媽媽驚訝又帶點自責的表情都還印在心裡,怎麼一個離我這麼近的事情會忘卻,而且一個年輕人走在莫大的森林裡尋找出口,也不是一件稀鬆平常、時有耳聞的事情。我忘光光了,不過這個聲音似乎希望我選擇左邊的路,但我還是一直望著右邊路的盡頭,希望至少能探探看有沒有那個女孩的身影,等了許久,卻毫無動靜。「走左邊吧!」我暗自嘆了口氣。

  「我們是很好很好的朋友。」

  這時,我已經踏上了離開的路,走在左邊的小徑,讓我驚訝的是,一切都非常正常,有鳥和蟲的聲音,也有風聲。「勇氣!」,藏在雙腿邊的手,慢慢的攢緊拳頭,突然又想起我得趕在太陽下山之前走出森林,抬頭一看,太陽終於不是在正上方了。

  「哪怕你又走回這個岔路口,我也會陪你聊天。」 

nanmad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