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Dec 09 Wed 2009 00:42
  • 兩個

  坐在院子前的板凳,我靜靜的瞧著天空,好像等待著一件重要的事情發生。

  「你在等著什麼的樣子?」他悄悄的走到我背後。

  「聽說今天是X彗星掃過地球的日子,它的尾巴會帶來看不完的流星雨喔。」我查過百科全書的,X彗星繞行太陽系的週期是55年,意思是說在我75歲的時候還可以再看到一次,所以我並不用坐在這邊挨著蚊子叮,等著流星雨,就當我老的那天,皮皺皮皺的不怕蚊子叮,再來看還比較恰當。「這是55年才能看到一次的流星雨喔,所以很難得呢!」我再度打起精神跟他說明這件「重要的事情」。

  「那X彗星是什麼東西?」

  「這麼嘛…就是一些冰晶塵埃組成的東西,重要的是尾巴會有很多屑屑狀的東西,流星雨就是這個造成的。」

  他也跟著我抬頭望向天空,今天的天空沒有什麼雲,可能是我的錯覺,月亮亮的有點刺眼,可能在地球另一端的太陽也很猛烈的照著月亮,讓她盡情的反射光線。小時候,父親就對我說過:「月亮就像一面永遠擦不乾淨的鏡子。」但是父親忘記一點了,月亮不永遠都是圓的,但是那時候看著他詩性大興的樣子,也不好意思提醒。

  我嘗試著靠著柱子,解決我背已經開始酸的事實,不過為了等一個55年後還看得到的流星雨值得嗎?他一直拄著下巴,眼睛巴眨巴眨地、持續不斷地、有恆心地看著天空,深怕錯過任何一顆尾巴掉落的星星。我沒注意時間,不過依照大腦命令嘴巴開始狂打哈欠的指令來推測,現在應該接近午夜了,我就這樣和他坐在院子看了四個小時的天空。

  「你…這樣不無聊嗎?已經過四個小時了,其實我有點想回房間睡覺了。」我準備起身,卻發現曲了四個小時的腿已經僵化,只好又把屁股放下,慢慢的按摩。「媽呀!不就流星雨嗎?沒事把自己搞得這麼累。」我暗自嘀咕。

  「不會阿,你不是一直跟我聊天嗎?而且55年一次呢,難得有人告訴我55年一次的流星雨,我之前只有聽說75年一次的Y彗星。」

  「我今天打的蚊子都比我跟你說的話還多了…」按摩好了雙腿的肌肉,我壓了壓膝蓋,嘗試著讓關節再舒服一點。「你說75年的Y彗星,是什麼時候經過地球的啊?」

  「好像是前年吧…」

  一個55年,一個75年,中間相差兩年,那下一次什麼時候會相遇呢?55跟75的最小公倍數是…算了,我從小數學就不是很好,反正不管什麼時候相遇,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會讓我被蚊子叮滿紅豆皰、腰酸背痛、還得花時間按摩雙腿的一天罷了。

  「那你說它今晚會不會出現?那個X彗星。」他還是很興奮的坐在板凳上。

  「看樣子應該不會了吧,新聞說X彗星出現的時候是18時到22時,現在都已經24時了,我想X彗星逃跑了吧,畢竟它可是有支飛天掃帚呢!」我已經起身,拎著板凳開了門。「要不要進來,剩你一個人了喔。」


  「不,我相信X彗星一定會出現的。」

  「那你就等吧!」進了門的我,背向了那一片黑暗。而他,仍在尋找他所期待的「重要的事情」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anmadol 的頭像
nanmadol

Sensory

nanmad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ohoh19191919
  • 我看不太懂角色耶!
  • 兩個人也是一個人

    nanmadol 於 2009/12/10 21:16 回覆

  • ohoh19191919
  • 挖<br />
    頓時間起雞皮疙瘩..
  • ohoh19191919
  • 阿你在期待什麼重要的事?
  • 是曾經我期待什麼吧

    nanmadol 於 2009/12/11 14:2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