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00254.jpg

其實那天到了花蓮,並不是太想就馬上租機車出去玩,反倒是先找了一家旅館住下來,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跟老闆娘聊聊花蓮有什麼好玩的,原來老闆娘她娘家就在汀洲路上,所以她聽見我是台大的就特別高興,她跟著老公一起嫁來了花蓮。我問她怎麼跟她老公認識的,一個台北人跟一個花蓮人,她老公原本是在台北工作,她們是因為工作認識的,但是結婚後因為生意失敗等等,她老公決定回老家開起旅館來,算來好像也快要二十年了。我又問她那她從小在台北生活長大,來到花蓮這個地方難道不會很無聊嗎?她只回了我:「我很幸福啊!」,我笑了笑就上樓回房間放行李了。一進房間,想了想老闆娘講的那些話,其實我也稍微可以體會老闆娘的心情,那種只要有你就有了幸福的感覺不是只會出現在偶像劇裡的,或許在老闆跟老闆娘在這其中發生過了許多摩擦,但是只要他們都認定有了對方就會有幸福,幸福就真的會隨其而至。

P1000256.jpg

休息一陣子,我徒步的往花蓮市區走去。其實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問了幾次路,問了第一次:「請問中山路怎麼去?」,歐巴桑:「蝦咪中山路?」,「啊就很熱鬧的中山路,啊!夜市那裡」,歐巴桑:「哎唷你就問夜市怎麼去,說什麼中山路聽嘸啦」。走了走又找不到路問了第二次:「請問夜市怎麼走?」,歐吉桑;「蝦咪夜市?」,「就是中山路的夜市啊」,歐吉桑:「中山路就中山路,說什麼夜市聽嘸啦」,我:「......」,好啦其實第二次是我瞎掰的。不過我真的錯估了夜市的距離,聰明如我也被地圖給騙了,尤其是我又穿著牛仔褲加夾腳拖出門,真的是「整個」下半身都在痛!重點是回程時還尿急!!!

本來在花蓮之前,我都是一直帶著mp3在聽的,不過一到了花蓮,我便把耳機拿了下來。突然覺得似乎要感受一下這些陌生的聲音,其實與我們平常生活的環境非常相似,畢竟在同一個國家裡。突然想一想,其實我更嚮往的應該是完完全全陌生的環境,不過這樣的願望似乎是很難達成,光是要克服心中那個恐懼就夠多了。 

P1000262.jpg

這是我走了許多路到了夜市附近的創意園區,本來以為會有很多創意在那裡展現,但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許多建築都在整修,唯一一個有開放進去的館卻一個人都沒有,或許是我去錯了時間。 我只好一個人在園區裡走走,其實整個園區都是日式建築,前身其實是花蓮酒廠,在園區裡還是看得到許多酒廠的痕跡。我跟著一個老警衛的後面逛著這個地方,老伯說:「你來錯時間了啦!要假日來,而且你現在來也太晚了。」老警衛邊巡邏邊看看這些建築,我沒有問他對這裡是否有特別的感情,我也只是安靜的在後面拍拍照,不過從老警衛的眼神裡不難看出答案。其實一開始到了這裡,覺得把這個東西留了下來養蚊子也沒什麼人來看,到底有什麼用?不過現在想一想,真是大幸,或許留下了這些建築物,也就留下了老伯的回憶。

P1000261.jpg 

其實在旅行中保存回憶的方式有很多種,像這樣把所經過的地方拍了下來,可以在以後看到照片的時候就想起許多事情。但是有許多東西是相機或DV無法紀錄下來的,那種離鄉背井卻堅持著幸福的愛情,那種對這片土地刻苦銘心的感情,都是需要自己先去發現才能感受到的那些情感。或許一個人的旅行就是想要有那個時間可以發現這些東西,畢竟有了第二個人,陌生的人就僅僅只是一個陌生的人而已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anmadol 的頭像
nanmadol

Sensory

nanmad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